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庭审直播

 

论扭送制度

作者:范跃  发布时间:2015-11-30 08:14:25


 

内 容 摘 要

扭送制度是我国法律赋予公民同犯罪作斗争的合法手段,是公民享有的一种权利,是对国家公权力打击犯罪的一种有力的补充。扭送具有打击犯罪、保障人权的积极作用。但是新刑事诉讼法中只有一条是规定扭送制度的,缺乏可操作性,这不足以应对扭送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本文从扭送的概念、历史渊源和意义入手,文章第一部分是我国扭送制度的概述,论文简要地分析了扭送的概念,叙述了扭送的历史渊源,论述了扭送制度的法律意义。论证了我国扭送行为的性质与构成要件,论文指出扭送是一种准强制措施,是我国法律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其本质是个人通过自身力量与犯罪作斗争的一种合法手段;论文分析了合法的扭送行为的构成要件,扭送必须具有正当的目的,必须符合法定的特定对象,必须交付专门机关处理,交付专门机关必须即时等。文章的第五部分论述扭送行为的鼓励机制与被扭送人权利的保障。

关键词:刑事诉讼;强制措施;扭送;公民逮捕


一、扭送制度概述

(一)扭送的概念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第八十二条规定:“对于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处理:(一)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二)通缉在案的;(三)越狱逃跑的;(四)正在被追捕的。”由此,扭送在法律上的概念可以定义为:任何人针对现行犯或者准现行犯采取适度的强制手段进行控制,并陪同其到公安司法机关投案的行为

(二)扭送制度的历史渊源

在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以成文法规定扭送制度是在1954年颁布的《拘留逮捕条例》之中。1979年刑事诉讼法和1996年刑事诉讼法都对扭送制度进行了规定,两者唯一的不同是将1979年刑事诉讼法中之“下列人犯”改为“下列情形的人”。这是为了贯彻“未经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刑事诉讼原则。需要指出的是,两部刑事诉讼法都把“扭送”与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逮捕及拘留一样规定在“刑事强制措施”中。2013年实行的新刑事诉讼法中第82条的规定与1996年相比未做修改。

(三)扭送制度的法律意义

1.扭送是阻止犯罪的重要手段

公安司法机关有法定的追诉和惩罚犯罪的职责。公安司法机关对犯罪的侦查往往是发生在案发之后,现行犯作案时被当场抓获的案件相对较少。而公民扭送绝大部分的情况是针对现行犯,能够及时地阻止犯罪行为的继续并遏制犯罪结果的扩大。首先,发现犯罪行为的通常都是普通群众,公安司法机关也多数是通过公民的报案和举报等方式才得知刑事案件的发生,所以扭送这一公民逮捕行为能够在第一时间阻止现行犯罪。

2.扭送能够及时保障公民人权

犯罪行为往往给被害人带来严重伤害,对于现行犯的扭送可以在被害人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发挥阻止作用,以保护被害人免受伤害或者减小伤害的程度。国家刑事司法活动属于犯罪的事后反应机制,不可能在犯罪没有发生时启动,犯罪的偶然性、突发性和不确定性都决定在犯罪发生时要求执法人员立即赶到犯罪现场几乎是不可能的。扭送制度正好能够弥补这一不足,现行犯在实施犯罪行为时,现场目击者或者知情人如果积极地实施扭送行为,及时地阻止犯罪,那么将在很大程度上保护被害人的权利免受犯罪侵害或者能够减少受侵害程度。

3.扭送有助于弘扬社会正义

除被害人实施的扭送以外,大部分扭送行为在道德范畴上属于见义勇为行为,见义勇为是蕴含了高尚道德品质的正义行动,能够鼓励社会成员行动起来与犯罪作斗争,有利于弘扬社会公平精神,塑造积极健康的社会价值观。鼓励社会成员行动起来与犯罪作斗争,可以建立起完善的社会防控体系,引导社会主流价值,维护社会稳定。公民实施扭送行为时,在社会角色上暂时充当了国家公务人员,通过揭露犯罪和阻止犯罪,及时地保护被害人权益是社会正义的充分体现。扭送能够发挥惩恶扬善,弘扬社会正气的功能,能够使得每个人都受到见义勇为精神的教育和感染,从而激发人们与犯罪进行斗争的勇气,达到伸张社会正义的目的。

二、扭送行为的性质与构成要件

(一)扭送行为的性质

扭送行为的性质在我国刑事立法中并没有明确地规定,学术界对于扭送性质的界定也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明确扭送的性质是正确理解扭送制度的基础,有助于发现和解决扭送制度中存在的问题。

扭送是一种准强制措施,具有辅助性,扭送辅助的强制措施主要是拘留与逮捕。将被扭送人送交公安司法机关,公安司法机关会根据被扭送人实施的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的轻重给予不同的处理,或释放或移送或恢复适当的强制措施。

扭送是我国法律赋予每个人的权利,它的本质是个人通过自身力量打击犯罪与犯罪作斗争的一种合法手段。依靠广大群众,结合专门机关和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项基本原则,扭送制度的制定,也正是落实了这一原则。在通常情况下,为了保护公民的人身自由,个人是无权对其他人的人身采取强制性手段的,否则会认定为是侵权行为,而扭送赋予了公民在特殊的情况下将其他个人以强制手段送交给公安司法机关的权利,把这种行为合法化了。

扭送也是立案的材料来源之一。《刑事诉讼法》中第108条是关于立案来源的规定,其中的“举报”“控告”中当然包含着“扭送”的情形,该条文表明了扭送具有立案来源的性质。

综上所述,扭送的形式上是一种准强制措施与立案的材料来源,究其法律本质就是法律赋予个人的与犯罪行为作斗争的一种合法手段,是公民享有的权利。

(二)扭送行为的构成要件

合法的扭送应该符合以下几个构成要件:

1.必须具有正当的目的

任何人实施扭送行为的目的都应该是为了阻止犯罪行为、降低犯罪危害和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为了防止人们把扭送这项权利变成为“以暴制暴”甚至是恢复到“同态复仇”的工具,在制度的设计上必须充分考虑其目的的正当性。以防止部分人假借扭送之名,进行陷害或报复,防止在扭送的过程中出现故意伤害、恶意的非法拘禁等行为。

2.必须符合法定的特定对象

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的扭送对象包括: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通缉在案的;越狱逃跑的;正在被追捕的。对此应严格遵守法律规定,不能再做扩大解释,这四类对象可以概括为现行犯和准现行犯。

3.必须交付专门机关处理

有观点认为,将被扭送人送交处所只限定为司法机关不利于扭送的顺利进行。所以,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应扩大接受扭送的犯罪嫌疑人的单位和个人,除司法机关处,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基层公安保卫组织或人员都有义务接受扭送来的犯罪嫌疑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82条,扭送行为的唯一结果就是将被扭送人送交到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进行处理,不得以送交其他单位来代替。

4.送交付专门机关必须即时

新《刑事诉讼法》第82条仍然保留了要求“立即扭送”的规定。扭送人应立即将被扭送人送至公安司法机关进行处理,除了客观上不可抗拒的原因,不得延误。扭送必须在一个合理的、不间断的时间限度内完成,否则很容易构成非法拘禁。法律在时间上对扭送进行严格的规定,是因为扭送行为一旦实施就意味着要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剥夺扭送对象的人身自由。

三、扭送行为的鼓励机制与扭送对象的权利保障

(一)扭送行为的鼓励机制

1.适度扩大扭送主体的范围

《刑事诉讼法》第82条规定:“对于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处理”,法律明确规定了 “任何公民”是扭送行为的主体。将“任何公民”扩大至任何国家的公民和无国籍人士,也就是任何人。这样的规定会更符合我国国情,也是法律语言上的完善。

2.确立扭送的准公务性质

扭送人在实施一项合法的扭送行为的时候其应该是公共利益的维护者,暂时充当了国家公职人员的社会角色,承担了国家公职人员的部分社会责任,可以视为享有执法人员的地位,所以说扭送实际上具有一种准公务的性质。

3.明确扭送人的基本权利

首先扭送人有要求接受扭送的国家机关为其身份保密,并保障其自身与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与生活安宁的权利。其次,在需要辅助国家机关调查案情时,有权得到误工费、差旅及食宿补偿。还有,在扭送过程中,可以享有要求身边其他公民提供帮助的权利。对于国家机关发出悬赏的,扭送人交付被扭送人以后有权利获得悬赏。

4.适度降低扭送人的举证责任

扭送人只需说出其所见的、所知的犯罪事实并说明扭送被扭送人的理由即可,这可以理解成一种说明义务,是其所实施的扭送行为必然引发的后续义务。“凡不需要用证据来查明或阐明,而只需要用口头或者书面形式说明有关诉讼事实的,为说明。”扭送人只需说明被扭送人行为表面上具有的犯罪表现即可,这个义务并不等于证明犯罪成立的责任。

(二)扭送对象的权利保障

1.缩小扭送对象的范围

与国外相关制度的规定相比,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针对扭送对象的范围界定过于宽泛,除了现行犯外,还把通缉犯、越狱犯和在逃犯作为扭送对象。显然,对于通缉犯和在逃犯的准确把握和认定,对于平民百姓而言难度较大。把扭送对像缩小为现行犯和准现行犯,即上段所述的三种情形,有利于公民直观的进行判断,减少错误的扭送行为的发生。这在我国现阶段的扭送制度中是必要的、可行的。

2.到案措施适当

如果现行犯抗拒扭送的,可以对其施以适度的人身强制,但不能伤害被扭送人的身体或侮辱其人格。扭送权利的行使必然伴随着个人强制力的实施。公民可以对现行犯施以强制手段,但必须仅以将被扭送人带至专门机关、不能对被扭送人造成过度伤害为限。所以如果个人以非法的目的采用了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的强制力措施,就排除了其行为的合法性,应该承当相应的法律责任。

3.到案时间即时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文要求公民必须“立即”将被扭送人扭送至公安司法机关,从字面意思上看,“立即”是个不确定性的时间,让人很难以具体的时间要求来判断,这一点需要进一步在立法上进行明确。应当设立具体的时间衡量标准。为了保证扭送过程的连续性、扭送行为的不间断,应当要求扭送行为在合理的时间限度内完成。

4.被扭送人的权利

“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为了保障人权,保护被扭送人的基本权利,必须赋予被扭送人一定的救济性权利,设置相关的救济措施。保障人权是刑事诉讼的重要价值,被扭送人的基本人权得到保障是一个国家法治文明的体现。被扭送人的权利应包括被扭送人申诉的权利、被扭送人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的权利、申请因过失错误扭送的国家赔偿的权利和申请因故意错误扭送的索赔权利。

结语

扭送制度具有重要的法律意义,扭送是阻止犯罪的重要手段、能够及时保障公民人权、有助于弘扬社会正义。在性质上,扭送是一种准强制措施,是我国法律赋予每个人的权利,也是立案的材料来源之一,它的本质是个人通过自身力量打击犯罪与犯罪作斗争的一种合法手段。在立法上完善扭送制度的合法构成要件有助于国家公安司法机关对于扭送合法性的认定以及扭送错误后责任问题的判断。

采取适度扩大扭送主体的范围、确立扭送的准公务性质、明确扭送人的基本权利、适度降低扭送人举证责任和加大宣传力度等措施能够有效地鼓励公民勇于去行使扭送的权利。缩小扭送对象的范围、到案措施适当、到案时间即时、错误扭送的责任、明确扭送人的基本义务和被扭送人的权利等问题的法定化将有利于被扭送人人权的保障。通过建立扭送行为的鼓励机制与完善被扭送人权利的保障,扭送能够实现公民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的价值统一。扭送制度必将在司法实践中发挥更强有力的作用。希望本文浅薄的论述可以对我国扭送制度的完善与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

1 孙长永:《侦查程序与人权—比较法考察》,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09月第1版。

2 陈光中主编:《刑事诉讼法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9月第2版。

4 陈卫东:《刑事诉讼法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5 陈卫东主编:《刑事诉讼法资料汇编》,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5月第1版。

6 林钰雄:《刑事诉讼法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7 熊秋红:《转变中的刑事诉讼法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8 王敏远主编:《刑事诉讼法学》,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6月第1版。

9 程荣斌主编:《刑事诉讼法学》,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9月第2版。

10 陈兴良:《正当防卫论》,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

11 樊学勇:《犯罪侦查程序与证据的前沿问题》,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65月版。

12 何秉松主编:《刑法教科书》(上卷),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

13 刘金友主编:《证据法学》,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14 卞建林、刘玫主编:《外国刑事诉讼法》,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

15 []《日本刑事诉讼法》,宋英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l月第1版。

编辑:赵文阳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65703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